×

網站建設

當前位置:首頁 > 龍鼎新聞 > 行業新聞 >

一張 “ 敬業福 ” 背后的經濟學思考-互聯網的龍鼎

作者:龍鼎網絡發布時間:2016-04-11 09:56:22瀏覽次數:15386文章出處:晉城自適應網站制作

  

  毫無疑問,今年春節最熱門的詞是 “敬業?!?,“千金難買一張?!?,經過除夕一個晚上 3245 億次的 “戳屏”,最后將近 80 萬人抱走了
“五?!?。

  于是,有些人不爽了,替支付寶操碎了心,說 8 億打了水漂,并戲稱
“腦子吃了屎”。魏武揮看不下去了,寫了篇《沒吃屎》,大過年的,屎來屎去的,沒啥意思。

  私下也和朋友討論了到底發多少張敬業福,會讓全國的百姓都爽,這注定是一個沒有最佳答案的問題,但圍繞著敬業福的緊缺性,倒讓我想起了 10
多年前學過的那點經濟學常識。閑來無事,捋一捋。

  一、 咻五福的機會成本。

  經濟學家米爾頓·弗里德曼曾說過,如果要用一句話概括經濟學,那就是 “沒有免費的午餐”。除夕,要為敬業福所付的那個 “費”,就是將 “傲慢的春晚”
當成咻一咻的背景音樂。也就是,忽略春晚是你為咻一咻付出的機會成本,那么這個成本到底值不值?

  換句話說,如果從開始就告訴你,將有 80 萬人獲得 270 塊錢,你還戳那個屏幕嗎?

  我們先做個假設,假設當天共有 2 億人戳屏,戳中概率是 80 萬 /2 億=0.4%,我看了最新一期雙色球,以四等獎 200 元獎金那個為例,共有
58348 人中獎,本期的投注總金額為 346,224,370 元,也就是 1.73112185 億注(忽略復式投注,簡算),那么花 2 元錢中得 200
元的概率是 58348/1.73 億=0.03%,相當于中敬業福概率的 1/10。

  回到上面問題,如果知道概率,除夕,你是咻一咻呢,還是花 2 元錢去買概率相當于咻福 1/10 的雙色球?答案可想而知。

  換個角度,對于春晚的機會成本,就是還不如把時間 “浪費” 在 “咻一咻” 上。

  超級段子手王思聰也給出了答案:“今年的春晚不帶上裝備是沒法看了,不說了,我去找我的紅領巾和黨徽了……”
從這個角度講,咻沒咻到敬業福,機會成本都不大,又何必在乎那 “塊兒八角” 的結果。

  二、比較優勢和稀缺性。

  每一個沒咻到敬業福的人,都試圖規劃一下敬業福的數量多少是合適的?

  繼續假設,前面 80 萬人對應的概率是 0.4%,如果 800 萬個,每人 27 元,概率 4%,如果 8000 萬個,每人 2.7 元,概率
40%,顯然兩塊七的方案一定是較差的,那么 27 元那種呢?拿到敬業福的 800 萬人在 2 億人中只占到 4%,仍然不值得一提,有且只有 27,最后的結果是這
800 萬獲得者和 1.92 億未獲得者都不滿意,相比較,80 萬對應的 270 元相對是一種不錯的選項。

  這符合經濟學的比較優勢。因為它滿足了稀缺性又并非虛無縹緲。

  我們知道,人類無論是在動物性上還是社會性上,都有很多的欲望。但不幸的是,相對于人們的欲望,在任何時間點上,用來滿足欲望的資源卻總是稀缺的。也就是,欲望的無限性和資源的相對有限性總是不離不棄。

  于是,支付寶有限的 2 億紅包和全國 14 億人的欲望就成了一對不可調和的矛盾。如果每個人的欲望是 10 塊錢的話,那么 2 億資金距離 140
億的欲望就還有 138 億的缺口,快趕上阿里巴巴四季報的利潤了。

  馬云不是黨不是國,也沒有資格讓呂逸濤在春晚上唱響中國夢,公共福利的事兒就不要找他了,去找政府、找民政部吧。

  如果,每個人的欲望是那 270 呢?

  三、權衡取舍(Trade-offs)。

  因為上面稀缺性的存在,人們在行動時就必須有選擇,有權衡。

  設想,如果明年還是支付寶拿下春晚紅包,它的權衡是什么,敬業福會多還是少?

  每個人都曾面對或者將要面對各項決策,通常情況下,利益最大化是權衡首選標準,對企業來講更是如此,當然兼顧用戶利益同樣最大化,則是雙贏。這就是 “權衡”
的重要性。

  “今以君之下駟與彼上駟,取君上駟與彼中駟,取君中駟與彼下駟?!薄妒酚洝酚涊d的策略成為田忌贏得賽馬的關鍵。當沒有上策時,避免下策的出現也是一種權衡思想。

  如果明年,支付寶把 80 萬人變成 800
萬,就相當于承認了今年做法是有錯誤的,一定是下策,最有可能的是,人數和獲獎金額雙雙提高,至少是在確保金額不降的前提下,將獲獎人數增加,當然,比這個方案更有可能的是——不是支付寶拿下春晚,也不是微信拿下春晚,而是
“釘釘” 牢牢地釘死春晚了。

  這未嘗不是以 “中駟釘釘” 對標 “上駟微信” 的新 “田忌拼紅包” 謀略。

  無論是支付寶還是釘釘,無論是咻還是搖,抑或是釘,這都是曼昆十大經濟學原理中的第一個:人們面臨權衡取舍(Trade-offs)。

  四、人性假設。

  這似乎是哲學和管理學范疇。但這個案例中也有經濟學的人性假設理論。

  這一理論的提出者是美國科學家 “道格拉斯·麥克雷戈”,主要有性惡、性善和可塑性,普遍認為,人性是復雜的,不可簡單地用性善或性惡來解釋。

  而西方古典經濟學分析認為,人都以自身利益的最大滿足為目標,理性的自利動機,在客觀上并不危害社會,反而有益于社會,這種主張容易導致對公共利益和他人利益的否定。自私與自利其實是一對非常容易分清的概念,二者截然不同。前者是只顧自身的利益而不考慮他人的利益,而后者只強調自身利益的最大化,沒有他者的問題。

  啰嗦這么多,想說明什么?

  對于有些網絡聲音對五福的不滿,甚至出現卸載支付寶的言論,如果卸載了,誰的損失更大呢?大部分人都會在短暫的情緒表達之后出現理性的人性體現,也就是孟子倡導的,從
“不忍人之心” 到
“不忍人之政”,即是承認人之善性乃國家管理活動出發點,也是個人行為的出發點,國家管理都是服務善者,那么在每一項活動、決策背后,都必定有人性本質及人性行為的假定,又怎么不會是從善呢?

  支付寶在決策敬業?;顒訒r,不可能沒有假設人性問題。他們一定是從善思考,相信個別情緒之后,是絕大多數人的冷靜選擇。

  因為,沒有人對 “激勵” 無動于衷,也沒有人愿意對免費的 “激勵”
作出普遍消極的反應,曼昆也告訴我們:理性的人都會考慮邊際量的存在,行為適度才是最對的。

  五、斗雞博弈。

  顧名思義,就是兩只公雞狹路相逢,誰也不服誰,就開始掐,你咬我一口,我蹬你一腳。但是,如果都往死掐,結果就是兩敗俱傷:這只雞眼被啄瞎,那只雞腿被掐折。那么,這次斗雞即使決出勝負,也沒有了意義。

  我們應該感謝,微信和支付寶這對斗雞。正是因為有了他們的競爭,才讓春晚有了更多樂趣,才讓互聯網有了更多生機,也才讓人們有機會驗證自己到底敬不敬業?

  但事實上,斗雞博弈里還存在兩個均衡點。這兩個均衡點是以數學家納什的名字命名的——納什均衡點,均衡點的位置就是一方勝利,前進一步,一方退縮,做一些讓步。

  點不再居中了,而是黃金分割。因為兩敗俱傷肯定是雙方都不愿意選擇的結果,雙方都希望能在自己損失最少的情況下得到最多。所以,最佳的結果是一方強硬小勝,而另一方則妥協小敗。這時候,雙方都會自覺遵守納什均衡,這也是斗雞博弈的最優策略。

  那么,對于此次紅包大戰,微信和支付寶的納什均衡點在哪兒呢?

  不妨來看一下,支付寶推出集??ɑ顒赢斕?,集??ㄋ玫?“吱口令” 就被微信朋友圈屏蔽。

  春晚當天,微信對轉發到朋友圈的五福采取 “僅自己可見”
的策略,微信為什么要冒著窺探和干預個人隱私的風險去屏蔽個人信息呢?這就是斗雞中的弱者思維了,微信已經承認是弱雞,攻不了,就在我的戰場上退一步擋住你。

  封殺是最不明智的選擇,一是自不量力,二是自縛手腳。微信封殺吱口令、屏蔽五福,已經從戰略上交出了自己的黃金分割點。

  盡管,它擔憂的不是社交功能被弱化,而是對手在支付領域坐大的地位進一步鞏固,但這種擔憂從 “弱勢心態”
出發的封殺動作必然是變形的,也就某種程度上成就了支付寶,讓支付寶有了諾曼底登陸的可能

客戶評價

專業的網站建設、響應式、手機站微信公眾號開發

© 2010-2020 龍鼎網絡 版權所有 晉ICP備14008335號-1

注冊號:140502200020561

公眾號 微信聯系

手機版 進入手機版

av在线网站无码